你好,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

赶集---高2015级10班 罗丹

来源:高2015级10班 作者:罗丹 日期:2016-03-07

赶集

      “赶东禅去老,妹崽.洗快点”阿婆的声音划破这熙熙攘攘的黑夜.

      东禅?东禅在哪里?东禅是我的家乡,一个不大的小镇.“一四七赶东禅”这挂在嘴边的活日历早已烂熟于心.放假早晨起来第一句便是扯着嗓字喊:阿婆今天赶哪里?到现在为止,我已经不记得赶过多少次东禅,赶了多少年的东禅了.但我还是要写,我愿意从最初写起......

      苍穹顶在头上,万籁俱静,只有月光在地上泛着青光。隔壁的阿婆梳了个光亮的发髻,背着背篓出来,一口川音软语:“张妹儿,走撒,赶场去撒,赶早点肉鲜些。”于是,一个顶着圆圆扁扁的发团子的妇女走了出来,笑的嗔怪:“大清早的。”随即两人一前一后消失于朦胧的青雾中,远远离去。我和阿婆也开始上路了。沿着小河,走了三四里的小泥路,轻轻的绕过时间,走进了赶场的地儿。

      走到时,已是晨曦初露,把一条不足百米的小街照的交相辉映。这条街呈T型,细细长长,路两旁标志性的柏树下摆满了卖东西的档儿。街上稀稀疏疏的散着些人,进村的第一颗柏树下,只见一团黑影伫在哪,原来是一个老乞丐,衣着破烂,神情哀伤,十分可怜。似乎有道不完的悲忠。微风渐起,吹起他凌乱的头发。他哈了口气把手缩回衣袖,路灯下他的影子想一滴长长的泪痕。他头上忽暗忽亮的残光为他悄然演绎着让人心碎的苍凉。我们就这样静静的绕过了他。外婆说:“他以前一直在卖肉的摊前转悠,去吓那些卖肉的人。后来,卖肉的人把打他了,他就在这了。”我愣头愣脑的的问:“为啥子他要去吓那些买肉的人啊?”阿婆又说:“他年轻的时候正常的很,帮乡里头的人盖房子,挖土。后来他老婆跟着卖猪肉的跑了。他便疯了……”我想说些什么却又哽在喉咙,我静听着阿婆摆他的过往。

      “罗大妈,今天赶场来买点肉撒。”一满脸横肉,把灶衣勒在雄厚的腰杆上的女人喊道。把杀猪刀一拿,砍在笨重的肉板上。

      阿婆问起:“好多钱一斤嘛?”

      那女的挑了挑眉:“嘢,还是平常那个价撒。”

      “好多嘛?”

      “15撒。”

      “那么求贵。”阿婆甩了甩手,边转身去了另一家猪肉档。

      我看到哪家店时,很是惊讶。颇有书香意气的地方居然是卖猪肉的。店门上有一块匾,匾上有一个字是“诚”。那卖猪肉的屠妇不屈不饶的拿着杀猪刀摆了摆手说:“14块5嘛,都是些熟人。”但阿婆已走到了摊上说:“眼镜儿,你的肉哪门卖?”一趟在木椅上,嘴里哼着戏曲的男人,拿起耷拉在腿上的扇儿,扶了扶挂在他那尖嘴猴腮脸上的眼睛。文绉绉的说:“今日猪肉稍贵,14块5一斤。刚杀的,你看那猪血都还是温的。”便指了指一个盛满黑色固体的瓷盆。我好像还听到背后那屠妇边砍猪脚边嘴里叨叨着:“你个周扒皮,死眼镜儿,又抢老娘的活路。”那一字一句都随着她的大刀有节奏的一起一落着。

      天已通透亮,阿婆也累了。我们走到下街去,这街上唯一一家茶馆。在T字型路口的拐角处。穿过这片喧嚣的闹市,我似乎听到了茶杯里那沁人心脾的茶香正飘向我们。这茶楼的老板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,我们都叫他白老爷。听说,他们家上辈是当地富甲一方的地主,他姥爷爱喝茶就把钱都用来经营这家茶馆了。这家茶馆颇具特色,不仅可以喝茶,还可以吃用茶煎的饼子,用茶煮的饭,用茶炒的菜。我那时一屁股坐下就一咕噜把茶穿肠过了。白老爷走过看见便笑我,说我可爱。就坐下和我讲怎么喝茶,吃茶,品茶。白老爷像古代的文人一样一般正经,说话也咬文嚼字的,俨然一副贤人的样子。

      那一天就在白老爷的谈吐中过去了,街上的人形形色色,走过这条街的人来来往往。我的心悄悄的埋在了这个地方,悄无声息的,静静的。我喜欢这个地方,喜欢乞丐背后的故事,卖猪肉女人的脾气,白老爷的茶。我喜欢我的家乡-------东禅。

      原来记在内心深处的都是家乡的细枝末节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aheula.com/n320c84.aspx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0 | | snajyz |
相关新闻   
本文评论
姓名:
字数